仓顶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仓顶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比色戒更震撼郑苹如色诱刺杀丁默村始末

发布时间:2020-12-29 10:33:54 阅读: 来源:仓顶除尘器厂家

比《色戒》更震撼:郑苹如色诱刺杀丁默村始末

电影《色戒》中汉奸易先生的原型为抗战时期汪伪特工总部76号主任丁默村,刺客王佳芝的原型则是上海滩著名女特务郑苹如。下面带你重新回顾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1939年,日据时代的老上海,在断壁残垣中,逐渐恢复看似平静的恐怖统治秩序。人们在绝望中毫无尊严的活着。

这个昔日繁华的大上海,如今已经是个黑暗城市。

上海的十里洋场的风光不再,灯红酒绿的背后,暗藏着复杂的杀机。

1939年12月21日,人来人往的上海静安寺路上,一位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冲出一间名为西伯利亚的皮草店,纵身跳入防弹车内。

紧接着枪声四起,子弹只打到了车身,随即防弹车加速前进,立刻消失在街道上。

这名差点被暗杀的男子,是汪精卫伪政府特工总部主任--丁默村。执行这场暗杀行动的是重庆国民政府中统局的女特务--郑苹如。

郑苹如:出身名门中日混血 日相之子为她痴狂

参与刺杀丁默村行动的那年,郑苹如二十三岁,那年她刚从上海法政大学毕业。

父为革命家 母为日本闺秀

郑萍如的父亲郑英伯是浙江兰溪人,早年留学日本,攻读法律。

在日本郑英伯加入了孙文的革命行列,成为同盟会会员,是国民党的党国元老,父亲的革命背景,深深地影响了郑萍如。

郑苹如的母亲郑华君是日本人,有个日本名字叫做:木村花子,是日本名门闺秀。从日本嫁到中国后,郑华君为郑家生下了二子三女,中日混血的血缘,并没有影响郑家的爱国行动。

位于上海的万宜方,是郑苹如的出生地,在当时这里是法国租界区。1918年出生的郑萍如,排行老二。在木村花子的教养下,她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

这对郑苹如往后的特务生涯有莫大的帮助。她很快地打入了日本军官在上海的交际圈。为了得取日本军事情报,拥有流利日语能力的她,混进日军报导部新闻检阅室任职,并成为军部电台播音员。

这位中日混血的女孩,在十九岁那年,被中统局吸收为女特务,那时她还是个大学生,介绍她进入中统局的特务人员,名字叫做嵇希宗。

上海《良友画报》封面女郎

也是发生在十九岁那年的事,1937年7月,上海《良友画报》第130期,这位封面女郎,正是郑苹如。因为名门的身份,郑苹如不愿全名曝光,只让良友画刊为她写下:郑女士三个字。

这位日本军阀眼中的重庆白蛇郑苹如很快地得到日本上海特务机关的赏识,她成了双面谍。她开始担任长片山大佐秘书,混进日本官佐之间,得取日本作战情报。

日本首相的儿子为她痴狂

后来,郑苹如又认识日本首相的儿子--近卫文隆,她一度计划绑架近卫文隆,胁迫日本停战,但这个计划并没有得到中统局的支持。近卫文隆对她十分迷恋。后来郑苹如被告知结束对日军情报的搜集,她的新任务,比先前更为棘手。

日本人口中的丁默村:喜壮阳药 好女色

丁默村混入共产党又离开

抗战爆发后一年,离开国民党特务机关的丁默村在香港养病,他接到了前中统局下属李士群的来信。李士群告诉他为特工服务。

事实上,成为日本汉奸,对丁默村来说,并没有太多的挣扎。十九岁那年,他只身前往十里洋场的上海闯荡,加入了共产党,在上海混进共产党,后来离开。

丁默村加入国民党 曾与戴笠同级共事

离开共产党后,丁默村又加入了国民党,这张印有“军太字00062号”的证件,是当年丁默村加入中国国民党的党证,目前被存放在台湾国民党的党史会内。

接触过丁默村的日本人犬养健这样描述他:长相平凡,五尺身材,有肺病锢疾,脸色苍白,少言寡欢。有病吸鸦片,喜壮阳药,好女色。

有着特务人员的冷酷特质,丁默村很快地被被国民党CC派大老陈立夫所重用。1933年,他成为调查统计总部第三处处长,主管邮电检查,第二处处长戴笠掌握军警动向,第一处处长徐恩曾掌管党务。

后来戴笠的军警处改制为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局,隶属国民政府。徐恩曾的党务处,改制为中央调查统计局,简称中统局,中统局管调查,军统管执行。

这份档案数据是蒋介石发布,任命国民党中央秘书长朱家骅兼任中统局局长的人事命令。

在这次改组中,丁默村的第三处被取消了。

战后丁默村接受审判时,在审判庭上,他曾说起这段往事:第三处取消时,我始离职,那时我因病甚烈,有胃病、肺病、心脏病,身体弱到极点不能工作,所以由汉口乘飞机到香港治病。而事实上当时,他被指污钱,失去职务仅留下军事委员会参议的空名,很生气。

丁默村与李士群的惺惺相惜:曾是共产党、污钱逃走

丁默村在香港养病的同时,曾经是中统局干员的李士群逃到了香港,他和丁默村一样,几乎有着相同的经历--曾是共产党员,污钱逃走。

抗战时期,在香港观望时局的李士群,和日本特务接上了线。他决心要做个彻底的汉奸。

有了日本特务当靠山,李士群自知自己很难支撑一支有力的队伍,他必须找到一位可信任的老干员。此时李士群想到了同样在香港的老长官--丁默村。

丁默村是怎样彻底沦为日本特务的

1939年1月,丁默村和李士群,这两位决心当汉奸的特工,回到了熟悉的上海,准备在龙蛇杂处的上海滩上,展开一场谍对谍的屠杀行动。

1939年2月初,上海东体育会路七号这栋寓所里,一场秘密会议,在此展开。

丁默村和李士群会见了反华特别委员会负责人,日本大本营特务部长肥原贤二。

第二天,肥原贤二的助手,也是日本大本营参谋长晴气庆胤和丁默村见了面,丁默村向晴庆提出了一份铲除上海抗日团体一栏表内容包括:

(一)国民党上海特别市党部及其下属十个党部和各学校、各团体、各工会中的特别党部

(二)青年抗日会、妇女日会、人民阵线等

(三)指挥上海周围游击队的机关-江南游击总司令部

(四)国民党的主要特工组织,蓝衣社、CC团及三民主义青年团等

当时日本影佐祯昭正策划如何和汪精卫建立“伪政府”,丁默村和李士群的特攻计划刚好成了汪工作的一部份。

三天后,日本大本营参谋长晴气庆胤立刻下达了援助《丁默村特务工作训令》具体的要求如下:

(一)制止在租界进行的反日活动,但注意不要和工部局发生摩擦

(二)不得逮捕和日本有关系的中国人

(三)与汪精卫的和平运动合流

(四)三月份以后,每个月给予经费三十万日圆,发给予彼等手枪五百之、子弹五万发及五百斤炸药。

有了日本的金钱支助,1939年冬天,农历过年前,丁默村和李士群的上海特工总部正式成立。

汪精卫遇刺内幕 汪蒋恩怨溯源

汪精卫遇刺内幕 侄子成替死鬼

丁、李结合后开始在上海扩充势力,但始终不成气候。此时,逃离重庆国民政府的汪精卫人在越南河内,汪精卫自从1938年12月18日离开重庆后一直和日本人秘密接触。事实上,汪精卫预谋离开重庆前的消息,郑苹如已经从日本社交圈探得。

在河内的汪精卫,他的一举一动完全在国府军统局的掌握中。

1939年3月21号的午夜,住在河内高朗街72号的汪精卫夫妇早已就寝行,刺者潜入楼上的寓所内,破门而入,一阵扫射后,汪精卫的侄子,也是他的贴身秘书曾仲鸣,躺在血泊中。

汪精卫与蒋介石的恩怨溯源

军统局刺杀汪精卫的行动并没有成功,而曾仲鸣之死让汪精卫做了一个决定,他将和重庆的国民政府彻底划清界限。

事实上,汪精卫和蒋介石的恩怨在孙中山病逝后进入白热化,两人关系始终分分合合。

没有军权的汪精卫在他和蒋介石的政治斗争中始终败下阵来,抗战时期,汪精卫担任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对于中国抗战局势他并不乐观。他曾说:除非产生奇迹,否则前途是黯淡的。

1937年12月24号,德国驻华大使托德曼协助中日停战调解失败后,日本放弃和蒋介石进行谈判。来年七月二号,汪精卫派遣国民政府外交部亚洲司长高宗武抵达东京,和协助汪伪政府建立政权的影佐祯昭会面。在影佐的回忆录上写道:我记得高宗武是这样说,日本既然否认蒋政权现在要为中日间带来和平的,恐怕只有找蒋氏以外的人。这除汪精卫莫属。

丁默村靠拢汪精卫 汪伪集团和重庆国府正式交锋

后来,高宗武发现所谓的和平谈判只是日本对华侵略的一部份,但这一切都已经太晚,汪精卫已经回到了上海。而不久后,两位汉奸特工丁默村和李士群在日本特务系统的安排下,两股黑暗势力正积极地勾结策动一起大阴谋。

1939年5月6号,汪精卫搭乘日本军舰北光丸从越南河内抵达上海,汪精卫住进日本人管辖的虹口区,也就是现在上海的东体育会路7号,当时称为重光堂。

焦躁不安的汪精卫,从日本大本营参谋长晴气中佐的口中得到这样的讯息,他说:以丁默村、李士群等人为首的团体,已与周佛海联络,在上海展开和平运动,逐渐使重庆系统的重要抗日份子转向和平阵营,并正对重庆的恐怖行动研究对抗手段。

就这样,丁默村和汪精卫接上了线,汪伪集团开始和重庆国府的特务机关正式交锋。和汪伪集团接触时,丁默村的特工总部才刚成立两个多月。

位于上海市万航渡路上的逸夫技术职业学校是一所新建的校园,寂静的校区内,完全看不出这里是汪伪特工的所在地。

丁默村亲手设计杀人魔窟“七十六号”

汪伪政权建立前后,丁默村的特工总部设在上海法租界的极思菲尔路76号,占地超过十亩,简称七十六号。

根据数据显示,整个七十六号主要是由丁默村所设计,大门是牌楼式的建筑,两侧的墙上开了两个洞,用来安装机关枪。

在大门的东侧,有二十多间相对应的平房。做为警卫总队的办公室和审讯室,在大门的西侧,有一栋楼房是电讯室。电讯室旁的栋建筑是看守所,看守所旁花园,有一栋三开间的平洋房,由日本宪兵占用,作为现场指导和监视使用。日本的上海特务总部梅机关部分人员进驻在这里。

七十六号的主要建筑位于正中央,是栋三楼洋房。这栋主建筑的二楼是丁默村和李士群的办公室兼寝室。

三楼有两个房间,是所谓的犯人优待室。后来郑苹如被抓后,就是被关在这里。

整个七十六号,是个被隔离的世界,再加上丁默村和李士群特有的恐怖手法,这里是汪伪特工的杀人魔窟。

七十六号的嚣张行径引起国府中统局和军统局的一阵恐慌,在计划杀汪精卫不成后,国府的特务机关转向首号特务头子--丁默村。

郑苹如两次刺杀丁默村 暗香永存

丁“好女色” 郑苹如成为走入七十六号的最佳人选

曾经在民光中学就读的郑苹如,在校时,丁默村是当时学校的校长,这样的一层关系,再加上丁默村好女色的习性,让中统局想到了郑苹如是最佳人选。

位于台北县新店的调查局,她的前身是国府的中统局,郑苹如的档案被存放在这里。

领到了间谍枪后,1939年的6月,活跃在日本社交圈的郑苹如,在一个社交聚会里,找到了接近丁默村的机会。

郑苹如的美貌,果然让丁默村动了心。不久后,郑苹如成了丁默村的私人秘书,轻易地尽出七十六号特工总部。

根据梅机关的另一名核心人物犬养健的回忆录里,有一段有关郑苹如和丁默村的描述:

一脚踏入七十六号杀人魔窟,郑苹如心里清楚的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她决定将自己的身体,推向致命的枪口。

好吸鸦片的丁默村几乎是烟不离手,特务的基本训练,养成他多疑的性格。

这机灵狡猾的丁默村当时虽才三十七岁,但因吸食鸦片过渡,外表看起来,比他原有的年纪还要衰老。

年方二十三岁的郑苹如,正值花样年华,但为了拿取汪伪政府的情报,并卸下丁默村的心防,她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身体。

为色诱丁默村 郑苹如婉拒心上人

对爱情郑苹如不是没有想象。事实上,在大学时期,早已有了意中人。她的男友王汉勋,是国府运输大队的飞行员,是郑苹如的哥哥在国府空军里的队友。就在郑苹如接到行刺丁默村的命令不久,男友王汉勋曾两度要请郑苹如一起到香港结婚,但因要务在身,郑苹如婉拒了。

烽火中的爱情,仍不敌为民族牺牲的情怀。

从小郑苹如就是个见义勇为的女孩,刚毅、沉着的性格,让她的美丽增添了智能的曲线。

郑苹如第一次刺杀丁默村失败

不顾外人异样的眼光,郑苹如全心投入刺杀丁默村的工作。在第一次的任务中,狡猾的丁默村完全没有上钩。

丁默村沈迷郑苹如的行径,完全暴露在李士群的眼里,但李士群不动声色。

这位七十六号的第二号人物,正找机会拉下丁默村,他暗中派人关注郑苹如的一举一动。

1939年5月31号,汪精卫一行人到东京进行密访。他在日本待了将近二十天,汪精卫在和日本几次交手后,汪精卫提出了他对中国伪政府的基本想象。

同时,日本方面要求汪精卫预备成立的汪伪政权旗帜,要在青天白日旗上加上反共和平建国的黄色三角旗。

1939年6月24日,回到中国的汪精卫抵达天津,与王克敏会谈,整合伪政权华北和华东,他发表了一段谈话。

就在汪精卫积极筹组伪政权时,七十六号特工总部,以骇人的手法在上海进行反日份子的大屠杀。

一个个被断送的冤魂,却是丁默村向汪政权索取政治权利的筹码。

汪日密约是第二次刺丁行动的历史契机

1939年10月30日,日本主动向汪精卫提出:中日新关系调整要纲。这份纲要条件相当严苛,汪精卫邀请高宗武和他进行草案修改。不过此时高宗武已经决心离开汪精卫,他要寻找绝佳契机。

为了自保,高宗武选择离开汪精卫阵营转向蒋介石。透过杜月笙的居中传话,在重庆国府的蒋介石已掌握汪精卫即将和日本签定密约的消息,他们要再次刺杀丁默村。

不久后,郑苹如接到了中统局的新指示,她要找机会进行第二次的刺丁行动。此时,一个预言进入她的梦中。

1939年12月下旬,上海的外国租界区,街上弥漫着圣诞节的过节气氛。

那时汪日密约即将签订,国府必须实时展开刺丁行动,威吓汪精卫成立伪政府,此时郑苹如要伺机而动。在一次和丁默村同车的机会里,她临时起意,要求丁默村到静安寺路西伯利亚皮草店购买圣诞节礼物。

陪同郑苹如挑选大衣的丁默村,他的视线并没落在大衣上,丁默村的眼睛注意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眼看丁默村冲出皮草店,郑苹如故做镇定,她不疾不徐地走出皮草店,但她意识到,那个不安的梦境,似乎意味着她的身份已经曝光。

刺杀事件当晚,丁默村匆忙地跑进一场日军所主持的宴会。那天晚上,他迟到了一个小时。

第二天,郑苹如打了电话给丁默村,试探他是否知情。

郑苹如被关入七十六号 两道催命符致香魂远去

三天后,郑苹如在一家舞厅被丁默村的特工总部人员逮捕,关进了七十六号特工总部。但不论丁默村如何逼供,郑苹如始终不承认自己和中统局有关,她神情自若地面对一切。

中统局执行刺丁案未成。不到一个星期,汪精卫在1939年12月30号和日本政府签了字,这就是所谓的《汪日密约》不过在签字典礼上汪精卫两名对日谈判的核心干部,高宗武和陶希圣都同时缺席。

就在汪精卫和日本达成协议的同时,被关在七十六号的郑苹如曾写信回家。

郑苹如被关几天后,丁默村为了不让事迹败露,请和平救国军第四陆司令部的司令员--林之江协助移往林之江的办公处所。

郑苹如被私禁的消息,很快地传进了李士群的太太叶吉卿的耳里,一心想取代丁默村的李士群正等待着丁默村垮台的时机。不久,一个令汪精卫难堪的讯息,让李士群的算计提早到来。

1940年1月22日,香港的《大公报》注销了《汪日密约》的全文。汪精卫此时才知道,高宗武和陶希圣转向了蒋介石的重庆政府。

也是在1940年1月3号,高宗武秘密逃往香港。

在一个餐会上,李士群的太太叶吉卿技巧地让丁默村的太太赵慧敏知道了郑苹如色诱、行刺丁默村的消息。

汪精卫的大整肃以及丁、李政治斗争就如同两道催命符,紧紧地跟着郑苹如。1940年2月下旬,林之江用汽车将郑苹如带到了上海中山西路的一处荒地,她从容地牺牲了。

汪伪残忍 尸首难寻 暗香永存

四声枪响,结束了郑苹如的生命。(关于郑苹如最后的命运,因为当时缺乏目击证人的完整口述以及相关档案,因此说法各有不同)。

但可以确定的是,为了民族大义,为了苦难的中国,郑苹如将二十三岁的炫丽青春燃烧殆尽,在那个惨烈的年代留下一缕短暂却永恒的暗香。

1940年3月30日,汪伪政权在南京成立。日方要求郑苹如的父亲郑英伯投靠汪伪政府,用来换取郑苹如的尸首,郑父断然婉拒,至今郑苹如的尸首尚未被寻获。

1943年9月9日,李士群被日本特务下毒毒死。1944年11月10日,汪精卫病逝日本。不久汪伪政府倒台,丁默村再度投靠重庆的国民政府。战后,丁默村在1947年7月5日,以通谋敌国的汉奸罪名被处死。

常用的戒毒方法都有几种?

北京看小儿发育迟缓医院_北京儿童康复训练中心

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脸上白癜风找郑州西京医院308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