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顶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仓顶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订单流失加剧服企海外转移发声-【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3:09:52 阅读: 来源:仓顶除尘器厂家

你几乎能在任何一个行业性的聚会中获得渡过危机的“信心”,因为总有一些业界大腕会告诉你中国服装业短期优势的“不可撼动”。然而,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更为严峻的现实是,伴随着全球奢侈品消费的大幅缩水,中国服装企业也正在遭受着更低成本地区企业的挑战。

近期,一系列发达市场经营数据的公布、在某些领域拥有一定支配力量的跨国巨头的调整等等,他们传递的信息进一步显现出我国服装业在金融危机中的艰难处境。

欧美、日本市场正开始加大减少中国服企订单的力度,他们将目光投向了更“便宜”的东南亚地区,而越南等国家则已准备好在中国的“颓势”中顺势而起。

一些国内企业看到了这点,并感到了恐惧,然而他们却无法改变这一趋势。

事实上,在某些人看来,中国服装业整体升级之前,迎接更低成本地区的挑战,保住自己的竞争优势,单个企业的应对举措已非常有限。

越南崛起

2008年,中国服装业对于越南的印象,大多被越南那场夸大了的经济危机所“迷惑”,以至于当2009年发达市场相关数据出台后,中国服企才发现,我们许多“消失”的订单原来是去了越南。

在美国市场,来自美国纺织品和服装办公室(OTEXA)的报告,美国服装进口总量从2007年到2008年下降了2.7%,大约六成的棉质服装进口下降是由于从中国、墨西哥、巴基斯坦的进口量减少了,减少量分别是3.9%,8.1%,1.6%。而越南则从原本属于中国的订单中获得一些市场份额,它对美国的棉质服装出口量上升26%,使越南成为美国的棉质服装第四大供应商。同时,美国从其它东南亚国家的进口量也实现了增长,美国从孟加拉、印尼、柬埔寨的进口量分别增长了8.3%,8.1%和5.5%。

根据报告,尽管中国在许多以棉为主的产品分类中仍保持最大供应商的地位,但过去几年美国采购地逐渐向东南亚国家转移。在以棉为主的针织衬衫类别,越南已经超过中国成为美国第二大供应商。NextPage

在日本市场,自今年年初以来,按照越南日本经济伙伴关系协定(VJEPA),日本放弃了所有越南服装的进口税。这使得越南服装出口日本“井喷”。

据相关统计,今年头两个月,越南纺织品和服装对日本出口上升27%,达到1.38亿美元,越南纺织服装协会预测,今年越南纺织品和服装对日本市场出口值将增长20%,相当于9.84亿美元。

由于日本调整了进口政策,减少从中国大陆的进口数额,增加了从其它亚洲国家的进口,以及日本的一些零售巨头,如优衣库等企业已明确表示未来来自中国的采购将减少三分之一,而这部分将由越南等更低成本地区“填补”,这意味着越南等国家快速增长的同时,中国服企却面临订单流失,甚至负增长的窘境。

变化来得太快是最近国内某些服企的感叹,然而,他们对此似乎办法不多,“传统优势来得不容易却丢得太快,而整体升级则进行得太慢。”

全球零售巨头率先转移

眼下,将中国服企的订单转移至东南亚更低成本地区似乎都快成为了一种潮流,而作为这波浪潮的领潮者,跨国服装零售巨头“功不可没”。

2009年来,一些跨国巨头转移计划的相继公布让中国服企相信,中国服装业的接单能力正在下降。而这样的计划和流言如此高密度的出现则在国内部分地区引发了恐慌。

在体育运动服饰领域,耐克宣布它将关闭在中国的唯一一家工厂,并结束对部分中国企业的下单,这些都将转移至更便宜的国家。耐克的最大竞争对手,阿迪达斯则在不停的“放风”,从最初的要减少中国的采购量到采购总量增长,但比重降低,这些预示了阿迪达斯对“中国成本”的不看好。

在休闲装领域,全球市场的缩水并不能完全解释中国的“颓势”,实际上,由于全球零售巨头的“调整”,中国服装制造面临着比东南亚国家更多的挑战。日本最大零售商优衣库及一些一线零售商如洋华堂在2009年不约而同地宣布将减少中国服装采购量的三分之一,这些预示着,未来像越南等国家将出现区别于中国同比负增长的发展势头。

跨国零售巨头的直接反应最能代表眼下的产业发展现实,这些零售企业市场反应快速,对利润敏感让他们成为了调整转移的先行者,而凭借巨大的规模他们能迅速掀起一股跟风浪潮,他们同一时段的集体性行为表明,中国服装产品的低价优势正在快速丢失。

如何应对

对于眼下行业这种发展态势,国内企业也试图挽回局面,不让中国服装业的传统竞争优势过快的散失。然而,在本报记者接触的部分服企看来,面对这样一个行业整体局面,单个企业的作用非常有限。

江苏阳光董事长陈丽芬告诉记者,现在中国纺织服装业传统竞争优势的快速散失很多都是因为宏观性举措造成的,中国服企打下市场不容易,因此要好好珍惜,“比如东南亚一些国家与欧美日发达市场合作搞了贸易保护区,他们之间的相互出口就是零关税,这样一来,我们的竞争力就差了,很多贸易保护区使得我们过去很多优势现在不再是优势了。”

陈丽芬期望改变这种局面,实际上,她也就此专门提出了一些解决方案,但这种解决方案却引发了更大的争议。

“我觉得国家可以支持企业将生产基地转移至更低成本的国家,这样我们就能规避很多贸易壁垒带来的风险,像阳光就想做些尝试把部分产能转移到越南、老挝等国家,这样日本、欧盟等国家就可以对我们的产品实行零关税优惠,也能降低我们的生产成本。”陈丽芬表示,“国家实际上是可以对企业境外办厂、境外商标注册、质量认证、设立境外营销服务机构等方面加大扶持力度的,给予一定政策支持。这样能稳住企业的市场,从而加快推进产业转移和优化升级。”

让国家出台政策支持企业海外转移是陈丽芬就改变目前国内纺织服装业相对东南亚国家“颓势”局面的核心内容,在她看来,如果短期内在国内生产无法保证竞争优势,那么,转移就是保住优势的最好办法之一,考虑到企业转移成本的巨大,国家为了扶持某项产业是可以出台支持政策的。

然而,鼓励行业海外转移也面临着巨大的争议,不仅仅是国家财政的减少,由转移带来的就业岗位减少将直接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因此,面临巨大的社会风险。

当国内服装业在较长的产业升级周期中遭遇短期市场竞争能力下降时,很多服企将不得不寻找新的竞争优势。很明显,通过产业升级来解决眼下的问题面临远水救不了近火的局面,于是,对于很多服企而言,需要更为快速的办法。目前,海外转移再被提及,这是在中国服企面临全球市场缩水、更低成本地区竞争双重“打压”下的行业声音。

然而,它所带来的争议将使服企面临更多的道德指责,至少,在很多业界人士看来,寄希望国家支持企业海外转移来解决企业眼下的困境,现实操作空间非常小。

Matlab教程

(抗)抑菌漱口水检测

第三方检测收费价格

自动包装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