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顶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仓顶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反对鸡娃逃离内卷中国家长在泰国就能实现教育自由

发布时间:2021-10-19 20:32:59 阅读: 来源:仓顶除尘器厂家

反对“鸡娃”逃离内卷中国家长在泰国就能实现“教育自由”?

这是鱼太太和两个孩子在清迈度过的第五个冬天。

2016年11月,鱼太太和丈夫卖掉海南琼海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带着5岁和1岁的两个女儿,举家奔赴清迈。孩子们也在清迈的国际学校,开始了她们的海外求学之旅。

最近几年,在泰国的曼谷、清迈、普吉、芭提雅等地,像鱼太太这样的中国家庭越来越多。

在大部分国人眼中,泰国有的是海岛、沙滩、皇宫与佛寺,很少有人会将其和留学联系起来。

但是,对于许多国内的家长而言,泰国、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的国际学校,已经成为欧美与国内国际学校的优质“平价替代”。

在需求的刺激下,2014~2018年间,亚洲地区的国际学校数量增长了26%。

根据研究机构ISC Research的报告,截至2019年11月,泰国已有超过250所国际学校,招收超过8万名学生。同时,根据泰国国际学校协会的数据,其国际学校的增长率达到18%~20%。

经过多年教育改革后,国内的教育依旧朝着越来越“卷”的方向发展。那些无法承受的家长们,开始选择转身脱离这场竞赛,探寻另一种可能。

教育价格友好

鱼太太是南昌人,她的丈夫是西安人。在去泰国之前,鱼太太经营着一家网店,丈夫从事股票和期货投资。他们一直过着候鸟的生活,在南昌度夏,海南过冬。

转眼大女儿就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一家人需要定居下来。但是,不管是在南昌抑或海南,鱼太太一直都没找到满意的私立学校。

对鱼太太来说,南昌的冬天还是过于阴冷,夏天又太热。除了冬季以外的季节,海南的气候仍然十分湿热。“东西很贵,学校也很贵。”

在2016年端午节前后,鱼太太无意中看到介绍清迈国际学校的文章。鱼太太与老公一拍即合,很快做出决定,6月份飞抵清迈进行考察并定好学校,11月就办完所有手续,带着孩子前往泰国。

鱼太太并非没有“货比三家”,但鱼太太告诉笔者,有些参数是绝对被她pass掉的。“第一,比如说很贵的,我没有那么多钱支撑我去欧美。第二,当时我在网上做国内的生意,欧美有很大的时差。我是个80后,还有老人要照顾,就要考虑签证、机票、飞行时间的问题。东南亚的话,那我也不太会去缅甸、柬埔寨。”

鱼太太介绍,泰国国际学校的学费每年都会有变化,目前两个孩子一年的学费一共是11万元人民币。“我的孩子读的是IB教制的学校,据我所知,在国内这样的国际学校,一个孩子一年的学费应该都在10万元人民币以上。”

图源:安信证券研报

《2019中国国际学校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上海地区K-12学段国际学校的平均学费高达224367元/年,高出北京近36000元。广东、浙江、江苏等地国际学校的平均学费也均在13万至14万元一年。

身在上海的田先生深有感触。

2017年,上海的田先生一家也做出决定,带着只有18个月的女儿前往普吉。

田先生觉得,在上海,一年赚100万元都算不上有钱人。“上海的教育资源,其实我觉得还是蛮拼的,没有什么很硬的经济能力或者是很硬的关系的话,那些很好的资源基本上轮不到我们。”

“对我来说,以我的经济能力,欧美基本上对我来说是一个天方夜谭。”

在朋友的邀请下,田先生在2017年前往泰国旅游,约在朋友孩子就读的学校见面。

在上海“土著”田先生的概念中,泰国的教育水平绝不能与上海相提并论。“印象当中泰国应该是蛮穷的一个地方,跟缅甸、柬埔寨这种经济体量应该是一样的,所以就觉得那种地方基本上都是旅游的”。

但是,当田先生到了之后,发现所见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他学校很灵的,进去一看原来是这样的。”

田先生仿佛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学校的环境、设施和配套教学资源相比国内顶级国际学校毫不逊色。”

田先生女儿就读的学校外景

从事金融工作的田先生,整理出泰国当时120多所国际学校的相关信息,按照学费从高到低一所一所往下看,并且前后共实地考察了三四十所学校。

田先生告诉笔者,就泰国国际学校的学费而言,其实跨度很大,从年均4万~5万元到17万~18万元不等。“曼谷是最贵的,清迈就会便宜一点”。

鱼太太与田先生在自家孩子入学后,都同时兼任泰国国际学校留学咨询的相关工作。

鱼太太告诉笔者,从2016年开始,她就能明显感受到逐年上升的趋势。“一年比一年多”。

田先生告诉笔者,他开设的微信公众号与知乎账号的粉丝增量“十分夸张”,每天白天的时间也几乎全部用来回复越来越多的家长。在三四月后,他接到了许多原本打算让孩子赴欧美留学的家长的咨询,其中有些甚至本已拿到欧美学校的录取通知。

田先生觉得,虽然疫情影响了流动,“但想出来的人其实是很多的”。

逃离应试教育

带着孩子远行的背后,是家长们对国内越发激烈的教育竞赛的担忧。

不管是否在一线城市,都有越来越多的家长秉持“鸡娃”的理念,各式辅导班、考证、活动不断。即使否认自己“鸡娃”的家长,也默默地给孩子安排了四五个课外班。

田先生觉得,自己在上海这么多年,见证着教育的机械程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向让人无法接受的方向发展。

“他们的小孩出来以后走的路,我就觉得太让人难以接受了,一个是比较辛苦。另外我觉得,这样的教育环境对孩子的天性还是有蛮大的压抑,所以就跟我理想中的是有蛮大的差距的。”

鱼太太也认为,国内公立学校的教育过于制式化,并非每个孩子都会受益。“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在让孩子在公立教育中,让他的个人的才能被最大化。”

带着儿子去清迈之前,Jing在北京海淀工作。Jing是石家庄人,和丈夫在中关村开了家IT维保的夫妻店,经过多年打拼,也在北京有了房有了车。

在这个有着全国最焦虑家长的海淀,Jing却觉得自己一直游离在“鸡娃”氛围之外。

“我们也不是北京本地的土著,只是说工作在那边,也没有什么北京户口。”Jing说,“我觉得这个我没有必要去争这些东西,因为争这些东西的人真的太多了”。

Jing的爸爸和哥哥都是公务员,妈妈和嫂子都是老师,Jing就读的也是师范类大学。但是,毕业之后,Jing并没有像家长期望的那样,从事教师的工作。

“就我一个跳出来了,可能也是清迈带给我的变化。跳出来之后,首先发现自己还能做一些事情,自己能让自己更好,然后可能对自己满意了,对别人就没有什么要求了吧。”

在Jing看来,之所以她不会产生焦虑,是因为“看不清未来”。“我们也不知道未来发展,或者是他们喜好什么。有些人可能喜欢安定的工作,有些孩子可能喜欢做自己的工作室,或者有些孩子,他可能就会画画,所以就兼职。这不是我们能替他想的。”

Jing的儿子现在上一年级,主要的课程包括语言的拼读与写作、数学、戏剧、音乐、体育与美术。Jing告诉笔者,儿子在数学方面的能力要超过同班的很多同学,但也只是因为孩子喜欢,自己并没有让他过度练习。

Jing展示儿子阅读作业,关于单词的理解

从北京来到清迈,Jing没有觉得不适应,她每周都会带孩子去山里溪边,有时还会去乡下待一周。“我觉得孩子比较小的时候,其实还是应该更多接触自然,见一见那些最淳朴、最简单的东西。”

Jing和鱼太太都没有远期规划,打算以后让孩子自己选择。田先生则计划,当孩子在泰国读完高中后,就去考欧美的大学。“不可能回国了,那边的教育方式差异这么大,孩子肯定适应不了,去了就回不来。”

彼岸也不轻松

即使来到泰国,许多家长也并没有松弛下来。

申先生在清迈工作,因此孩子不得不在当地的国际学校上学。申先生观察到,许多家庭来到泰国后,却又担心孩子太轻松,担心孩子缺乏竞争意识,于是各种培训班又在中国族群中生根发芽。

“针对中国移民按照国内模式开设的文化课类型,例如外语、中文、数学等。兴趣类课外班主要由泰国本地人或者西方人经营,例如高尔夫、马术俱乐部,也是很多中国孩子热衷的。”

Jing告诉笔者,两三年前,她接触到许多北京来的家长。“他就会问你怎么还在玩啊?不报几个班啊?再过一两年你就不可能让他这样玩了。”

在泰国国立发展管理研究院工作的李钟武博士,长居泰国30多年。

根据李钟武的观察,在泰国社会中,华人、华裔泰国人对子女教育的重视程度与国内类似。相对来说,泰国本地人并不是很在意。

李钟武在泰国的辅导机构中,也见过许多说着中文的家长。但是,在李钟武看来,泰国基本上不会存在像北上广程度的“辅导班热”。“竞争的激烈程度肯定不如国内。”

不过,李钟武介绍,泰国的公立教育也存在着两极分化的现象。优质的教育资源集中在曼谷,而公立教育中也存在两种形态:一般教育项目与收费更高、更难考取的英泰双语项目。

对于泰国本地学生而言,想要考取公立学校的英文项目,难度不小。但相比之下,公立学校双语项目的学费,也比国际学校要低一些。

在李钟武看来,这些主动来到泰国的家长,多是为孩子未来申请欧美大学铺路。

田先生反而觉得,无论是对教育的认知还是经济支出上,有些家长会将在泰国求学想象得过于轻松。“又轻松又能上名校,没有那么好的事情。”

另外,田先生给家长算了一笔账。在清迈生活,一位大人加上一个孩子,一年可能要花费25万元人民币左右,如果在曼谷,开销可能会达到35万元。

“我接触的家长80%孩子还不到6岁,如果有一位家长过来陪读的话,很可能经济来源就减少了。你这边开销30万元,那边又少了20万元,一进一出就是50万元。其实也不便宜。”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泰国的教育质量显然无法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家长的这种选择或许不是接受更优质的国际化教育,而是出于现实利益的考量。进而也需要家长结合孩子的情况、家庭的情况,以及孩子未来的长远学业发展、职业发展做理性的选择。

申先生直言,不是外国人多就是国际化。在他看来,清迈就是一个泰北小城,其城市建设相当于国内五线城市,甚至略有不如。“对于还没见过世面的孩子,这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农村。”

申先生看到过很多叶公好龙的家庭。他觉得,只有发自内心接受这种文化和现实的家庭,才比较适合到清迈生活。“真正让孩子拥有幸福快乐的童年,健康成长,而不是过于纠结她将来是否能出人头地、前程远大。”

Jing却不觉得换一个地方就能快乐多少。“我们在国内、在家一样可以很快乐。虽然客观环境会影响你的生活状态,但是,你个人或者家庭快不快乐,不是完全换一个地儿就能解决的。”

拉萨车辆拖运公司

昆明自驾车托运

南宁汽车托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