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顶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仓顶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涨价预期致夏粮惜售买家争购抢到田间地头曲毛柳

发布时间:2020-10-19 00:18:30 阅读: 来源:仓顶除尘器厂家

成本上升涨价预期导致“惜售”   德州市黄河涯镇崔庄村粮农崔风全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他今年种了5.5亩小麦,大约收了4500斤,单产800斤左右。“不卖,再等等。”崔风全说,按市场价1元/斤出售,可以“变现”4500元。但由于柴油、劳务等价格上涨,增加了生产成本。去年40元/亩的收购价,今年涨到50元/亩,播种价也从去年10元/亩涨到今年15元/亩。

崔风全粗算了一笔账:按1亩小麦计算,肥料大约300元,农药40元,种子大约30元,水电费100元,播种15元,收割50元,累计一亩地成本535元。而一亩大约收800斤,按1元/斤,一亩小麦一年下来净收入265元,还不包括劳动力成本。

“现在玉米之类的农产品(15.64,0.74,4.97%)都在涨价,大家都预计夏粮价格还会涨,所以我也不着急卖,再等等。”崔风全说,村里有点能力的人都出去打工了,每天至少挣六七十元钱。虽然国家有补贴,三亩地一年能补两百多元,但种粮的收入只占家庭收入中很小的一部分。

由于种粮成本普遍上升,农民对粮价存在上涨预期和惜售心理。部分农户的粮仓全部装满了粮食,他们认为粮价还会上涨,所以不会在近期卖。

一粮农说,“玉米、绿豆、大蒜都涨得很快,小麦也有可能上涨。”在农村,如今农民对“炒”农产品现象并不陌生,甚至坐等小麦后市上涨行情,捂粮惜售现象今年特别严重。

“抢粮”战打到田间地头

一边是农民惜售,一边是收购方纷纷掀起“抢粮潮”。受低温天气影响,今年江苏、安徽等地小麦减产幅度超过先前的市场预期,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市场采购主体入市抢粮。

企业抢收成为推动粮价高走的源动力。由于新麦全面上市之前,部分地区小麦推迟上市10天左右,市场出现供不应求的心理预期,于是各收购主体纷纷先下手为强。

除了中储粮、中粮、华粮及其他国有粮食企业,2010年参与夏粮收购的主体还有各类粮食贸易企业、粮食储备企业、农村经纪人、面粉加工企业以及外资企业等。

往年这个时候正是夏粮收购高峰期,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一些粮食收购点,却很难见售粮农民的身影。个体粮食商贩和经纪人直接到田间地头,不等农民晾晒整理就收走小麦,农民得到的价格比市场价低3—5分钱。

收了15年粮食的中介安吉清说,“农民的粮食还晒在路上,为了图省事,就直接卖给粮贩子。”安吉清今年才收了10万斤,而往年同期至少收了40万斤。

在陵县粮食储备库,中国证券报记者看不到多年前农民熙熙攘攘排队售粮。陵县粮食储备库一工作人员说,“我们现在要提高服务质量,不再坐北朝南。现在下乡进户收粮,甚至不需要粮农搬运,输送机直接传输到卡车上。”

吴希明是开三轮车进村收购的“散户”粮贩,收购价大约0.97-0.98元/斤,“今年不好收,有时半天,还是空车,农民不卖。”吴希明收来的小麦,再转手卖给中介商,一般以1元/斤成交,赚2到3分钱的差价。

“我收粮食10多年了,第一次遇到今年这样的情况,大家都不肯卖。以前一天能收4、5万斤,现在4、5千斤都收不到。”王建志是一名中介商,往年同期一天能赚四五百元,现在只能挣四五十元。

私人粮商有些是看好小麦价格涨势,另一些则是受雇于大型粮食企业,为大型粮食企业代收代储,以赚取收购和存储费用。

而各粮库想方设法收购托市小麦,背后有利益驱动。国家政策规定,定点收购的企业,可以获得每斤2.5分的收购费用补贴和每斤3.5分/年的保管费用补贴,加在一起有6分钱的补贴,所以各收购主体积极性非常高,有的甚至愿意出高价倒贴一两分钱去收购。

抢购小麦不仅出现在本地不同市场主体之间,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今年跨地域收购现象比较突出。来自江苏的国有粮食企业因为资金充足,又需要进行储备粮的轮换,纷纷到安徽滁州等地入市抢收,价格高出托市价3分左右。

根据测算,每斤粮食增加一分钱收购成本,即可将收购半径扩大100公里。进入安徽收购粮食的外地企业主要来自江苏、山东等临近省份,这些加工企业经济实力强,不少还享受政府的相关农业产业化补贴,有经济实力从事跨区收购。特别是一些销区加工企业,直接到产地收购粮食价格低,比后期从国家粮食交易市场拍得的粮食要便宜得多。

据安徽省粮食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安徽省政策性收购小麦已达77万吨,比去年同期少160万吨,出现“钱等粮”的现象。

影响下游产品价格

虽然今年部分省份上报数据显示夏粮丰收,但根据粮农反映,今年小麦单产下降了10%。

针对目前新麦价格走高,河南、山东等地的中储粮系统已经暂停了托市收购。业内人士分析,暂停收储是一种信号,有利于稳定收购价格。

一位业内人士给中国证券报记者分析了今年新麦价格“小步快跑”的原因。首先,农民对粮价的预期抬高了收购价格。由于受前几年收购价格走势的影响和2010年种植成本的提高,开秤收购的价格高开也是顺应了这种趋势。部分粮农心理价位已经达1.1元/斤。其次,受持续低温等因素影响,个别地区小麦出现减产。另外,贸易商、加工企业看到后期行情,国家托市价逐年提高,这些也导致农民惜售。

这位人士说,中等小麦的托市价是0.9元,但市场价已经达到1元—1.05元,所以托市预案无法启动。

陵县粮食储备库一位工作人员说,“今年市场收购主体增多,收购难度加大,加剧了农民的惜售心理,目前上市流通小麦量仅为往年的50%。”

中国证券报记者得到一组数据,截至7月2日,德州市收购小麦7.02万吨(国有3.02万吨),较去年同期减少4.9万吨左右,国有收购较去年同期减少2.44万吨左右。

业内人士认为,托市收购价逐年走高,去年粮食后市走高,部分粮农觉得今年会延续去年行情。并且,农民生产投入增加,农民收入渠道多,出售小麦不再是唯一收入来源,达不到一定的心理价位就持粮待售,致使小麦市场往年的“售粮高峰”不再。

中国证券报记者获得一份7月2日《夏粮收购快报》,根据对河北邯郸、河北临西调查,小麦价格继续上涨,涨幅在0.005-0.01元/斤,但上市量仍然没有多大变化。菏泽地区“国”字头收购(托市粮、商品粮、轮换粮)全部停止。聊城国企停收,但粮农依旧惜售,价格仍维持高位运行。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虽然“国”字头企业接到中储粮山东公司停收消息后,基本停止收购小麦,小麦市场价格涨势趋缓,但小麦市场整体并没有受此影响下跌。市场收购进展缓慢,其他收购主体想借此略为降低收购价格,但粮农惜售情绪仍较浓重,市场价格依然坚挺。

目前,小麦价格上涨已经影响到下游面粉等加工产品的价格。山东面粉企业巨嘴鸟工贸有限公司原粮部经理马善鸿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说,与去年同期相比,企业收购小麦的成本已经上涨超过10%,面粉加工企业担心后市继续上涨,想办法多存储麦子以应付后市行情。

广东茂名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家

治甲状腺囊肿医院排名

上海割包皮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