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顶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仓顶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应有迎接货币持久战的多种准备

发布时间:2021-10-20 21:46:36 阅读: 来源:仓顶除尘器厂家

应有迎接货币持久战的多种准备

应有迎接货币持久战的多种准备 更新时间:2010-10-18 6:57:57   美国发起货币战剑指中国,是想促成一次全球财富分配的大转移。人民币处于全球货币战和汇率战的漩涡之中,中国经济正在内外平衡上“走钢丝”。 中国货币政策若是被美国“绑架”,后果将不堪设想。如果长期维持低利率,很可能形成当年日本广场协议后的泡沫经济,甚至被刺破。如何兼顾局部与大局利益,应有一整套长远战略考虑。

张茉楠

尽管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上周末发表声明推迟公布《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报告》,但对于中国而言,这场经济与财富的保卫战才刚刚开始。

谁掌握了货币发行,谁就掌控财富分配与流向。事实上,货币战争表面上是“汇率战”、“贸易战”,而其背后则是一场金融战、财富战。美国发起货币战争剑指中国,而发动货币战争的目的则是想促成一次全球财富分配的大转移。

美国贸易赤字8月环比大幅扩大8.8%,对华贸易赤字亦达到280.4亿美元的新高,人民币升值无益于美国缩小乃至抹掉贸易赤字,但却会掠夺中国国家财富于无形。长年以来,美国推行“经济自我主义”金融政策一直游刃有余。滥发钞票和发行庞大的国债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两大动力引擎。事实上,美元本位制已经演变为美国的债务本位制。去年美国财政负债累计已达12万亿美元,占美国去年GDP总量的82.5%。因此,美联储启动定量宽松货币政策的潜在意图就是通过大力扩张货币当局的资产负债表,使财政赤字货币化而再次抵消债务成本。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其实并不惧怕通胀,反而还可能是这场货币战的最大受益者。

而这场“零和博弈”最大的受害者,则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当前新兴经济体领跑、发达经济体滞后的格局已然确定。在全球资产重新分配中,新兴经济体正在吸引更多资本流入。新兴经济体的强劲增长与发达经济体的疲软虚弱相对展现出一个层级多样、速度不一的复苏图景。

如今,流入20个主要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国际游资无论速度和规模均超过金融危机暴发之前。据布鲁克斯估计,从去年4月至今年上半年,国际金融资本流入这20个新兴经济体国家的规模达到5750亿美元。其中,2010年上半年进入新兴经济体的国际游资78.6%都流向亚洲国家,对这些国家货币构成巨大升值压力,埋下通货膨胀隐患。数据显示,这20个新兴经济体中有近三分之二实际利率为负值,价格总水平上涨的压力巨大。据美林预计,今年中、印、俄、巴“金砖四国”的通胀率将分别为3.2%、7.9%、6.1%和5.0%。同时,由于这些国家大多是以出口导向型或资源驱动型的经济体,资本流入也加大了本币升值的巨大压力。

此外,美国的定量宽松货币政策还造成了这些国家国际收支和外汇储备严重恶化。而对于那些实行固定汇率的国家和地区,由于贸易顺差和巨额外汇储备中一般以美元为主要币种,在美国实行定量宽松货币政策后,其国内或者区内必然是本币投放过多,同时流动性的持续大量流入,也将导致输入国的货币供给内生性增加,直接改变了货币政策发生作用的机制和环境,从而削弱了货币政策的自主性。

从这个大背景看近期美国逼迫人民币升值,可谓“一箭多雕”:既想配合美国以出口带动经济增长的结构调整,实现内需疲弱下的经济复苏,又企图以人民币升值稀释债务,变相成为美国赖债的手段。而更为重要的是,寄望通过美元贬值实施一次中美财富的“大挪移”。

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凭借“美元本位制”不仅支撑其债务的国际循环,也能利用货币“估值效应”,通过债务货币化或变相贬值增加国民财富。在国际贸易计价、世界外汇储备,以及国际金融交易中,美元分别占48%、61.3%和83.6%。作为货币发行国,美国可以通过增发货币以履行对外偿付义务或稀释对外债务负担,即通过储备货币贬值变相违约其外债偿付义务。仅2002年至2006年间,美国对外债务消失额累计达3.58万亿美元。

在这场“财富战争”中,债权人利益大幅受损的危险因债务国债务规模不断攀升,由于美元不断贬值,债权人资产的价值在急速下降。债权国、特别是许多新兴国家为了防止美元贬值引起本币升值过快损害出口,不得不持续卖出本币买入美元,从而陷入无法摆脱的“美元困境”。如果听任本币升值,除了对出口造成不可估量的恶劣影响外,还会引起国际热钱的涌入,推高资产价格,引起经济泡沫和通货膨胀。当前,直接违约并不是美国让债权人遭受损失的唯一方式,但“不负责任”的长期金融策略则是对这些国家财富的掠夺和“金融压榨”。

除此之外,美国逼人民币升值恐怕还有一个更大的目的:吹大中国的经济泡沫之后打击中国。事实上,在人民币名义国际购买力升值的同时,伴随着人民币对巨额存量资产购买力贬值的可能以及国际热钱的加速流入,这一过程将显著增大中国的通货膨胀压力,特别是在资产价格领域。

当年以日元大幅升值为起点,日本货币政策在广场协议后被美国绑架,陆续出台不合时宜的利率政策,催生了上世纪80年代后期的资产泡沫,并在1990年被戳破。在之后5年期间,日本全国资产损失达800万亿日元,接近两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日本就此陷入了“衰落的十年”,再加上本世纪的十年,增长型衰退已耗费了日本整整二十年。

必须高度警惕的是,对于中国而言,货币政策若是被美国“绑架”,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人民币升值由于资产具有吸引力而加速资本流入推升资产价格;当前美国推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中国货币政策也正在失去自主性,如果长期维持低利率,很可能形成当年日本广场协议后的泡沫经济,甚至被刺破。

“货币战争”与“财富战争”来势汹汹,人民币处于全球货币战和汇率战的漩涡之中,中国经济正在内外平衡上“走钢丝”, 我们须有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和战略准备。如何兼顾局部与大局利益,应有一整套的长远战略考虑。

危废检测公司

卧式套袋压块机

加固公司

无锡国际快递